分享经济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 拓展新空间
发布日期:
2017-06-21

       分享经济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下涌现的新业态新模式,正在加快驱动资产权属、组织形态、就业模式和消费方式的革新。分享经济在我国带动了“双创”发展,加速了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培育,通过提升资源利用效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

 

分享经济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   拓展新空间

 

 

       分享经济作为新兴经济领域创新中较为活跃的部分,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带来了新机遇、拓展了新空间、提供了新方向、注入了新动力。面临这一新形势,企业应紧紧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与产业变革的“窗口期”,围绕提升产业竞争力、改善民生的战略需求,把握分享经济发展的大方向,加快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主动布局和加强重点领域的系统部署,为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型企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分享经济本质是一种“创新经济”

       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也称“共享经济”或“协同经济”。根据国家发改委《分享经济发展指南(第二次征求意见稿)》的描述:分享经济主要是指利用网络信息技术,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分散资源进行优化配置,提高利用效率的新型经济形态。分享经济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下涌现的新业态新模式,正在加快驱动资产权属、组织形态、就业模式和消费方式的革新。分享经济在我国带动了“双创”发展,加速了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培育,通过提升资源利用效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

 

       如何认识分享经济的兴起与发展?可以从以下三个维度展开:首先,分享经济是一类“新经济”模式。所谓“新经济”,是由于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带动新的生产、交换、消费、分配活动,这些活动表现为人类生产方式进步和经济结构变迁、新经济模式对旧经济模式的替代。以信息技术突破应用为主导形成的物理技术、数字技术、生物技术相互渗透的新一轮科技和工业革命,构成了支持新经济发展的技术和产业基础。其次,分享经济是技术经济范式变革的产物。技术经济范式是对人类经济、社会行为产生重大影响的技术体系变革,是经济周期与新一轮技术革命与产业变革综合影响的结果,代表的是新一代技术体系对全球经济发展的影响。技术经济范式的变革主要是指对整个经济行为产生重大影响的技术体系变革,其中包括有多组渐进性创新和重大创新,并且可能包括若干新技术体系,实际上意味着相互关联的技术创新、组织创新和社会管理创新的结合。第三,分享经济发挥了范围经济的作用,大大提高了资源尤其是创新资源的配置和利用效率。《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称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2015年增长103%,在此期间共有6亿人参与了共享经济。新的产业组织形态和商业模式层出不穷,由此而产生的经济增长的新要素、新动力和新模式不断壮大,既满足了公众的需求,也大大提高了个体、企业乃至整个社会的交易效率和生产效率。

 

       如何认识分享经济的特征?分享经济的发展呈现以下特征:一是信息(数据)的可获得性和流动性日益增强,逐步成为独立的生产投入要素。生产从过去的资源驱动变为信息驱动,一方面拉动了信息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发展,包括大数据、云技术、互联网、物联网、智能终端、APP等的进一步发展,另一方面,作为一种供给要素的信息(数据)流动性和可获得性的大幅度提高,进一步引发大规模社会分工协作方式变化。二是不断创新的社会分工形态和商业模式进一步适应消费者个性化需求。以数据为核心要素、以“云网”为基础设施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降低了企业组织生产协作的成本,促进生产组织和社会分工方式更倾向于社会化、网络化、平台化、扁平化、小微化,大规模定制生产和个性化定制生产日益成为主流制造范式,不仅适应消费者个性化需求,而且企业组织边界日益模糊,基于平台的共享经济和个体创新创业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三是在资本等多种因素的驱动下,分享经济领域持续拓展。目前分享经济更多的是集中在大众消费和服务领域,而未来的分享要从消费资料迈向生产资料,从消费环节进入生产环节。把互联网和制造业深度融合,形成一个以智能制造为核心,能够实现个性化定制、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服务化转型的工业生产体系,并进一步支撑整个社会向智能化方向转型。

 

       如何认识发展分享经济是中国实现跨越式发展和赶超的新机遇?从国际看,新经济正在重塑国际产业分工体系和竞争格局,发达工业国家积极推进“再工业化”战略,利用其在新经济发展中的先发优势,不断强化其在全球竞争优势和价值链的高端位置,逐步形成对我国劳动力低成本优势替代和产业转型升级高端下压的“双端挤压”态势。全球创新创业进入高度密集活跃期,人才、知识、技术、资本等创新资源全球流动的速度、范围和规模达到空前水平。这一时期,往往技术、产业和经济会发生剧烈变革,带来产业结构快速调整和竞争格局的重构。我国将“智能制造”作为《中国制造2025》的主攻方向,其实质是通过互联网与工业深度融合,抓住新技术革命的新窗口,在新一轮产业革命中抢占未来制造业变革的先机。

 

分享经济助推中国制造驶入快车道
分享经济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   拓展新空间
       目前,分享经济作为创新要素大规模加速流入经济大循环。科学技术日益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导要素并成为创造、发展和延续经济增长周期的核心力量。随着知识、资本、人才等创新资源在全球加速流动,新技术、新产品大规模加入经济循环,不断创造新需求、新市场。在新一轮产业变革中,以分布式能源、网络化制造与智能制造、物联网等为代表的跨产业领域和跨产业链环节的技术整合和模式创新,不仅成为产业升级的重要方向,而且还带动智能制造、智能交通、现代农业、电子政务、电子商务的迅速增长。

 

       科技成果转化正加速转换为现实生产力。颠覆性创新的不断涌现和广泛渗透,新技术新产业厚积薄发,取代旧产业的“拐点期”变短。关键技术广泛渗透带动几乎所有领域发生了以绿色、智能、泛在为特征的群体性技术革命。网络信息技术、大型科研设施开放共享、智能制造技术提供了功能强大的研发工具和前所未有的创新平台,加快产业转型和高新技术的孕育、转化和应用。经济发展的技术基础也因之改变,经济发展的方式、轨道和规模也随之发生变化,从而导致世界技术经济增长范式的更迭。

 

       科技、经济、社会协同创新不断深化。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精准供应链管理、网络众包、协同设计、产业创新联盟等正在重塑产业价值链体系与产业组织形式,向开放化、网络化、集群化方向发展。信息、生物、新能源、智能制造技术不断突破和相互融合,正在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分享经济的衍生和快速发展几乎冲击所有国家的每一个工业部门,意味着原有技术基础、产业基础与制度基础以及相应的经济管理方式、组织形式等方面的创新与变革。例如,在数字3.0时代,数字技术只控制机床等设备,而在数字4.0时代,数字技术控制的是整个产业链,甚至相关的社会活动。

 

制造业将成为分享经济的主战场
       从历史来看,离开制造业,仅仅停留在科技发明和金融追逐而衍生出来的经济大多会成为泡沫。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安筱鹏指出,制造业将是分享经济的主战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也是互联网大国,如果能够把两个优势叠加起来,将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和倍增效应。生产资料的分享能够帮助广大的制造企业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