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工业与工业互联网融合,助力我国数字经济做大做强
发布日期:
2021-12-24

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数字技术、数字产品、数字模式等与经济社会的融合度。装备、机械、汽车、能源、冶金、石化、矿业等重点行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重点行业都属于基础门类,多为传统工业,与工业互联网融合既可以提升我国传统工业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全球竞争力,也可以为新兴领域的数字化提供更为广阔的应用市场。更为重要的是,我国工业数据资源将加速集聚,带动全球大数据创新要素向我国数字经济薄弱环节集结,助力我国数字经济做大做强。

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不断提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企业研究所市场主体大数据平台”从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口径统计,截至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及支持服务业的注册企业接近30.6万户。工业互联网企业的增长速度明显提升且显著高于全国企业数量增长的平均水平。今年1月至8月,新注册工业互联网及支持服务业企业约5.3万户,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长约55.9%。工业互联网及支持服务业新设企业连续两年1月至8月的平均同比增速约为40%,全国新设企业连续两年1月至8月的平均同比增速约为21.3%。前者相比全国平均水平高了约18.7个百分点。如果将制造领域相关的工业互联网企业纳入,那么工业互联网企业增长数据将会更高。

工业互联网与装备、机械、汽车、能源、冶金、石化、矿业传统行业的融合度日益提升,改变了传统工业的生产流程。传统工业不同程度开展了生产线数字化改造升级,借助智能化的产品和服务优化生产流程,甚至是流程再造。最直观的改变是现场工作人员的减少,让传统工业的精益供应成为现实。传统工业在生产的集成环节从信息化管理向智能化管理升级,促进生产制造数据在产业链上下游的流动与共享,进而强化自身的设计和加工服务能力,有能力为客户的精益需求提供附加值更高的解决方案。此外,融合加速了传统工业供应链协同创新。由于传统工业的各行各业都在开展产业数字化工作,因此,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集成企业、客户之间的沟通更为快捷,具备大数据在上下游企业之间双向流动的软硬件基础,从而有利于构建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创新联合体,让包括客户在内的供应链创新资源向薄弱环节加速集聚。激发传统工业新模式新业态。传统工业与新一代数字技术融合发展,激发了自身的创新活力,也可以吸引到新兴领域的创新要素,在释放客户智能化需求的同时也拓展了自身智能化空间,催生了一批传统领域的新模式新业态。例如能源互联网,让传统能源行业有了无限的发展空间,也让能源治理更加贴合“三新一高”的发展趋势。融合还有助于降低总成本。当前看,传统工业融入工业互联网需要投入较高成本。但从中长期看,这种投入能够提升传统工业企业的高质量发展能力,有助于实现生产运营、减排和安全等的总成本下降。

通过工业互联网为行业带来新动能,进一步提质增效,需重视平台化发展。工业互联网具有平台网络的组织架构,从物理形态上表现为可见的以同行业市场主体为主,包括各类相关服务型组织在内的实体网。实体网上覆盖着所有主体和组织之间数据交互流动的看不见的信息网。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是中枢大脑,负责实体网和信息网的构建与运营,并深度参与平台治理。平台化是工业互联网本质特征,也是传统工业企业与之融合的路径选择。一是加速培育传统工业重点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尽快形成工业互联网高质量发展的顶层架构。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是纯粹的第三方服务商,也可以是产业链上的重要节点企业。二是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完善数字时代的产业新生态。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数字时代产业新生态是现代产业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的构建,还需依托平台企业的健康发展。三是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载体构建产业创新共同体。创新共同体由主要客户、主要集成企业和主要中上游供应商组成,致力于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解决关键核心技术短板。创新共同体的载体是创新平台,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担此重任。四是发挥工业互联网的平台治理功能促进传统工业高质量发展。工业互联网生态的治理需要政府与平台企业合作开展。包括安全、低碳、质量等方面的传统工业治理焦点难点,都可以充分借助平台治理功能,对此需深化实践探索。五是出台传统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支持政策。发展传统工业互联网需要资源投入,并实施配套改革,对此需要一揽子政策支持,例如金融政策、人才政策等。


来源:经济日报,仅作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