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发布日期:
2022-03-28

2021年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动向

我们对过去4年中国企业数字化情况进行了调研,期望寻找2021年的发展有哪些新变化。我们发现企业通过数字化解决内部问题仍然是目前数字化转型中的重点内容,同时发现企业在追求未来发展机会、拓展企业业务边界,提升行业影响力方面投入加大。

数字化主要给企业带来四个方面的变化,第一是企业内部降本增效,第二是提高客户的满意度和忠诚度,第三是增加企业的销售收入,第四是扩大行业的影响力、追求未来发展空间。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2021年的数据表明,企业在第四个维度的投入有所增加。企业数字化投资既解决当下的生存问题,又解决未来的发展问题,是一个战略性的投资。对于大型企业来说数字化投资还在增加,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数字化投入在100万到500万左右,近4年比较稳定。

通过调研企业数字化投资的具体内容,可以判定该企业的数字化发展阶段。目前企业投资最多的领域是管理信息系统,其次是大数据分析挖掘和云计算、平台建设、信息系统建设,说明很多企业还在练信息化的基本功。同时发现大企业或者领先企业在大数据、云计算的投入更多。

通过调研企业对所处数字化阶段的自我定位,发现2021年中认为自己是“快速追随者”的比例进一步增加,对数字化“采取观望态度”的企业大幅减少,较少的企业认为自己处于“领先者”地位。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通过企业对数字化技术的重点应用,可以判定企业信息化和数字化的成熟度以及发展阶段。研究数据发现,管理信息系统仍然是企业目前数字化投资最多的领域,其次是大数据分析与挖掘、云计算以及开发平台和信息系统的建设。

可以看出,现在很多企业还在练信息化的基本功。从企业类型和规模方面进行相关分析发现,大企业和领先企业在大数据、云计算方面的投入更多。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通过连续4年的对标调研和既往案例研究,我们梳理出企业数字化的发展路径,特别对于传统企业,基本上分4步走。

第一步是建设信息系统。通过管理系统的建设,做到系统互联数据互通,打好数据标准化的基础。

第二步是将业务体系与数字化技术深度融合。包括企业的制造体系、服务体系、专业领域特有的体系,需要和数字化技术深度融合,做到公司业务与信息化成为数字孪生的地步,把它们打造为一体。

第三步是将企业的数字化能力辐射到上下游供应链。做到供应链端到端的透明化、可视化,使企业对整个供应链有更深入的把控能力,建立起自己的小生态。

第四步是将数字化能力辐射到更广阔的生态空间。既包括和企业紧耦合、具有合作关系的企业,也可以通过数字化产品的形式辐射到业务伙伴之外的空间。企业需要从内部进行整合和协同,例如大数据、数据中台的建设、数据的整合,这是一个对实体资产进行管理盘点和有效配置的过程。在更大的发展空间中,企业还能和外部进行有效的协调与整合。

在企业内部整合和协同的过程中,数据中台的建设,异构数据的整合在某种情况下是对实体资产的管理盘点以及有效配置的过程。如果企业在产业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中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实际上能够做到和外部的有效整合与协同。

在这样一个生态模式下,需要探索数字经济给企业带来哪些结构性的、根本性的改变?通过多年的研究发现,数字化和信息化的不同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第一个层面是数字产品。包括可穿戴设备,也包括工业物联网中传统的机床等资产被数字化后的产品,更包括企业在生产的智能化装备和智能化设备、具有数据采集和通讯协议的产品。

传统企业的服务边界是在物理空间可达的范围内,区域性比较强,要想对外扩张很难做到连接,但是数字产品可以和能够发生数字化连接的对象进行跨时空的连接,企业边界得到拓展,所以,在企业的物理边界交通限制之外能够触达到的连接点,就是企业的第二增长空间。

第二个层面是数字平台。未来,企业的工厂、车间、部门、服务被技术打造数字孪生之后会形成模块化,通过API接口可以和平台进行及时的连接。

当市场环境发生快速剧烈不确定变化的时候,可以根据需要,快速及时的组合资源,甚至组织的部门、业务单元都变成一个可即插即用的模块,使得整个供应链具有巨大的生存韧性。当平台企业具有整合资源的能力的时候,可以配置非常多专业化的资源,整个供应链和生态可以根据组合的方式进行更大范围内的资源组合。

第三个层面是数字基础设施。调研发现,很多大企业都有拖欠中小企业的应收账款的问题,给中小企业带来非常大的生存压力,未来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在制度上做创新,由第三方金融机构给中小企业付款。这样中国的经济结构和现代企业结构就会成为一种高度灵活的、敏捷的、韧性的组织体系,而这些数字产品和平台可以在基础设施环境下快速的组合叠加重构,这三个要素是一个交互的过程。

数字经济需要构建新竞争优势


在企业进行数字化和数字生态构建的过程中,主要有三个层面的结构性改变。

第一个层面,企业突破物理边界进行跨时空的链接。传统企业服务的边界是物理空间可达的范围极限,区域性较强,想对外扩张是很难与客户连接的。但是数字化产品可以使能发生数字化连接的对象进行跨时空连接。现在很多企业在寻求第二增长空间,在物理区域之外,寻找能够触达的连接点。

第二个层面,数字企业业务模块化平台化提升整合效率。将来企业的工厂、车间、部门、服务等被技术打造数字孪生后会模块化,通过API接口和平台进行即时连接。这样的好处是当市场环境发生剧烈不确定的变化时,企业能即时组合所需部门和业务单元,使供应链具有巨大的生存韧性。

第三个层面,数字产品、平台与基础设施交互形成系统化敏捷。未来中小企业能更专注的发展高专特精技术,资源组合由整个供应链和生态进行组织和配置。中国整个经济结构会成为一种高度灵活、敏捷、有韧性的组织体系。

从理论研究角度看,企业的竞争优势也有所变化。传统企业竞争优势包括差异化和低成本,是基于传统工业经济的经营优势,相对静态。

在数字经济发展环境中,企业需要依靠新型竞争优势,一是动态性,需要能够应对高度波动的市场,二是系统化,要求所有要素具有高效组合能力。三是通过操纵性资源(如人工智能)加速实体经济的运行和重组效率。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企业数字化转型主要困难是人才


我在对138家央企、112位CIO进行调研,发现企业数字化转型中的困难主要有三个。

第一,数字化战略方面。主要针对企业高层,在对外部的预判下,判断是否要做一件事、什么时候做、投入多少资金、结果是什么,并且内部最高领导层在达成共识上也遇到不少困难。

第二,数字化人才方面。数字换转型最大的困难在人上面,包括高层领导者如何形成共同愿景、怎么驱动中层来领导和推动数字化、解决基层老员工不接受数字化转型等等。

第三,数字化方法方面。主要是将数字化转型和组织规划、能力、架构和变革能力结合在一起,提出转型路线图。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首席数字官的核心职责


全球对数字化人才的竞争愈演愈烈,数字化的关键是专业人才。基于这样的背景我们对数字化转型如何打造人才铁三角、首席数字官的作用进行了研究。

人才铁三角要求人才能适应企业数字化的演进过程,具备一定的视野、能力和资源来持续推动企业的数字化进程。数字化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需要专业的人才来推动。企业最缺乏的数字人才,包括领导者、数字化经理、推动数字化落地的人,特别是既懂企业所在专业、又懂数字化技术的复合型人才。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企业中CIO岗位指的是首席信息官,CDO1指的是首席数字官,CDO2指的是首席数据官,他们的职责是不一样的。

未来首席数字官的定位非常重要,因为企业数据资产的规模会不断扩大,所有资产都在其框架中。而首席数字官统领组织的变化,需要关注外部环境,也要考虑数字化进程中企业的方向。现在很多首席信息官已经承担了首席数字官的角色,例如技术和业务如何深度融合。

参照国内外研究,我提出一个模型来分析首席数字官、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数据官的主要差异。

各个企业需要根据自身情况决定是否需要设立首席数字官,设立该岗位的主要原因是下面几个:一是战略压力与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性;二是资产压力与外部竞争模式的变化;三是竞争压力与既有商业模式的弱化;四是变革压力与企业内部的抵触情绪;五是集成压力与协同复杂性;六是成本压力与数字化能力复用要求。

目前的CIO也需要注重能力的升级,跳出以技术为核心的视角,转向组织业务和战略,要求不仅会讲技术的语言,还会讲战略和业务的语言,并善于和其他人打交道。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经过调研发现,首席数字官需要具有三方面的核心能力:一是眼光和愿景,二是对环境变化的敏锐度,三是能够充分理解技术的价值。

目前许多CIO困惑如何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数字技术的意义,需要发展多维度的指标体系,财务指标是其中之一,同时在方法论上小步快跑,不断迭代更新,用数据证明数字技术的价值。

董小英:2021年数字化转型四年对标及首席数字官调研【演讲实录】——天拓分享

目前我们数据调研发现,数字化转型人才缺乏是各类企业中都面临的主要困难,迫切需要培养和使用数字化转型专业人才。

人才铁三角由首席数字官、首席信息官和首席数据官构成。首席数字官负责组织转型、内外协同和业务创新,首席信息官负责业务技术融合,首席数据官负责数据资产管理。

目前国内外设置首席数字官的主要是世界500强或超大型集团企业,这些企业事业部业务品类多、组织结构复杂、外部供应链和生态伙伴众多,在数字化中需要采取协同行动,同时,数字化转型链条长、场景多,如何从投资回报、业务增长和竞争优势视角,找到数字化转型的优先度和切入点,都需要首席数字官担当重任。 

数字经济给企业带来很强的发展动力,未来企业动态性和系统性的竞争优势将会形成一种无形力量,竞争对手短时间内无法理解和模仿,这是企业的制胜法宝。